赌神周润发、赌侠刘德华都有了为何没有赌圣周星驰(组图

  刘伟强说,现在的周星驰已经不是1991年《赌侠》上映时的那个演员了,“他还是导演,是监制,是出品人,他的想法跟当年完全不同了,我们也不勉强。如果以后突然有一天他说,我们一起来玩,也许就会有《澳门风云4》了。”

  刘伟强是在《澳门风云2》时加盟该系列的,当时他在第二部中担任监制,到了《澳门风云3》,他已是与王晶并列的导演之一。他坦言因审批原因,以前赌片中的老千等部分被压缩到最小化,但影片已适应时代改道成了类似“007”的电影。

  最近一段时间,刘伟强最吸引的一则新闻并非与《澳门风云3》有关,而是其要执导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献礼片《建军大业》,对于质疑,他并不在意,他说会用新的角度诠释1927年那段历史。

  澎湃新闻:从《澳门风云1》起,许多影迷就在说这一系列电影里有许多老港片的影子,在你看来,《澳门风云》系列更多在于对过往赌片的怀旧吗?

  刘伟强:我们从拍《澳门风云1》开始,就跟以前的1980年代的赌片很不同,因为有许多东西都变了,最简单的一点就是我们现在有审批,他们对待这个(赌博)题材一直很,觉得赌是不是对整个社会会有影响。

  比如《澳门风云1》的时候,审批过程就很漫长的,我们也知道,一旦因为我们的电影,使得赌风起来,对整个社会来讲会有不好的影响的。

  澎湃新闻:的确有影迷会说,《澳门风云》系列相比以前的赌片来说,渲染赌技的部分少了太多。

  刘伟强:对,对,对。这个是在审批时我们要面对的问题。所以我们会把赌的东西在电影里面放得很小很小。你知道的啦,我们人是很灵活的,也很老实的,你对我说这个不能去碰,我们就不会去碰的。

  其实在《澳门风云1》的时候,王晶原来想到过许多赌博的场面,比如怎么拍老千什么的,但是他们说不行,所以我们就完全地去掉了。没问题的,叫去掉,我们就去掉。然后我们就改变方向,转成comedy(喜剧),因为comedy其实也是我们电影很强很强的东西。

  韩国电影《老千1》《老千2》里面有许多赌计场景,我觉得他们全都是学我们电影的,因为他们看了太多我们当年的电影。当然现在我们还是可以用当年的方法去拍(赌片),但是我们现在的方法已经跟以前不同了,以前我们会拍许多打打杀杀,还有牌技什么的,但是我们现在不拍这个了,因为我们现在有经验了,我们不想重复从前的东西。

  现在《澳门风云》其实我觉得就像是一个“007”的电影,里面有动作,很多很大的动作。这是因为我们一定要变掉,因为纯粹的赌不行的,是不能够上映的,这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所以从第一部开始我们就把它变成“007”,带着动作,带着好玩的包装,这些都是从前没有的东西。

  澎湃新闻:可是对于喜欢1980年代赌片的观众而言,可能会觉得不过瘾。

  刘伟强:这个是没有问题的。其实你看票房就知道,其明他们还是喜欢的。(注,2014年上映的《澳门风云1》总票房5.25亿元,2015年上映的《澳门风云2》总票房9.75亿元)其实是要改变的。而且第二部的票房是要比第一部还要好的。

  澎湃新闻:你提到电影改道成了“007”,那其实该系列电影是可以一部部拍下去的,为什么选择在《澳门风云3》做一个暂停,不拍第四部了?

  刘伟强:在拍第三部的时候,我们花了很多心思在里面,其实要拍好它很不容易。我当时就跟王晶说,我们拍这个戏,不管是大的小的(场景),我们都好像是ending(结局)一样拍,每一场都是ending,这其实是很庞大的东西,因为我们觉得第一部、第二部都已经那么好,到了第三部我们要给观众更多更好的东西看,无论是演员,无论是制作,我们都是最好的,我们在最大的厂房搭景,在请临时演员每次都请500个。所以这次我们的预算是三部里面最大的,第三部是第一部预算的一倍以上。

  澎湃新闻:《澳门风云2》的彩蛋里出现了刘德华,当时就有许多人在猜,1991年《赌侠》里的“赌神”周润发、“赌侠”刘德华和“赌圣”周星驰,会不会在《澳门风云3》里再聚首,但如今《澳门风云3》里“赌圣”还是缺席了,你会不会觉得影片因此缺了一块?

  刘伟强:我觉得没有啊。因为看我们现在这个阵容,有他没有他其实一样。当然观众对他有期望,我明白这个东西。但是你要看情况,你请他,他可能不来,因为现在他已经不是当时的演员了,他不是那么简单,只是一个演员,他还是导演,是监制,是出品人,他的想法跟当年完全不同了,我们也不勉强。如果以后突然有一天他说,我们一起来玩,也许就会有《澳门风云4》了。

  就像是刘德华,我们之前也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澳门风云3》里面出现。他真的是帮忙,就像王晶说的那样,就像是一帮好朋友聚在一起,大家觉得这件事非常好玩,所以就都来了,比如张学友、李宇春,他们都来了。因为我们太小,认识那么多年,都觉得我们应该聚在一起,拍个东西给观众。我们就想拍个东西给观众轻轻松松过年看。

  澎湃新闻:今年内地春节档最好玩的地方是,三部大年初一首映的电影,《澳门风云3》《美人鱼》(周星驰执导)还有《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郑保瑞执导,郑虽出生澳门,但在出道),都是导演执导。

  刘伟强: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能是今年凑巧。其实从前会说12月25日是个好的档期,但这几年才变成春节,从前都说春节档电影不会好的,现在却变得很好。可能是我们导演比较擅长拍贺岁片。

  刘伟强:其实贺岁片跟其他电影有很大不同,它不是一个单一的电影。而且我们这个电影还是系列的,所以观众在观看的时候,不会只想着这一部电影,他会想到,这部电影之前还有Nicholas(注,谢霆锋出演过《澳门风云1》),周润发是他……你会让观众觉得,他们好像是来(影院)团聚。

  刘伟强:其实差不多。想法都差不多,春晚会排开始有谁,当中有谁,我们也一样,开场要有谁,当中要有谁。铺排都差不多,只是我们是在电影院看。

  澎湃新闻:最近关于你的新闻中,最吸引眼球的是你要执导《建军大业》,这么主旋律的电影让一位善于拍商业片的导演执导,你自己问过原因吗?

  刘伟强: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来找我,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挑战,对我来说,我从来没有拍过这个东西。然后我看了剧本,我觉得很有趣。我就答应去拍了,我觉得会很好玩,因为我从来没有这样类型的电影。

  澎湃新闻:《建军大业》现在被归为“建国三部曲”,你看过之前的《建国大业》《建党大业》吗?你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史熟悉吗?比如南昌起义的缘起及影响?

  刘伟强:电影我当然都看过。我对那段历史很熟的,我从小就看那段历史。其实我们人都知道那段历史。

  澎湃新闻:但有评论说,如此的建军史,让一个拍《古惑仔》《无间道》出名的导演拍是否合适,一些人说你拍的电影似乎都太了。

  刘伟强:对,我以前拍的那些电影里面的义气,跟你之前说的正大其实是一样的,你要是有这个想法,就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