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财经丨杨勃还是太自信了豆瓣用户今非昔比

  前段时间,子写的《微博你说得对,豆瓣用户就是没有任何价值》引起广泛。

  豆瓣社区有电影,图书,音乐等文化产业,用户可以在平台自发评分、评论、讨论这些内容。

  在互联网上找不到我们的模板,虽然是我们设计了网站的风格,但是用户和我们一起建设了豆瓣。”

  2009年,豆瓣用户达到千万级别,豆瓣内部“线”纷争不断,在精英化社区氛围方面犯难。

  如今的豆瓣碎片化了,江湖化了,人们不再像以前那样认真表达和交流了,所以我也不愿再在浪费太多时间了。”豆瓣影评人在注销账号时留言。

  我们也一直担心高度活跃的社区对书影乐服务内容可能的干扰,比如社区内的人际冲突会波及到评论和条目内容,影响到几千万非社区用户。”

  截至2012年8月,豆瓣的注册用户超过6200万,共创建29万个兴趣小组和约7.6万个小站。

  当月度覆盖用户数(UV)已超过1亿,日均点击量(PV)约1.6亿,较去年同期增长近一倍。豆瓣预计2012年底营收将达8000万,已接近盈利状态。

  2013 年,豆瓣在商业化道上打多品牌战,但很遗憾,豆瓣FM的上线并没有让付费以及包年购买的方式流行起来。

  豆瓣错失了 3 年时间,公司战略失误,原因在于“对产品和技术能力过于自信”。

  不料,这款集电影、电视、书、唱片、活动、群组功能于一身的综合应用,招来大量用户吐槽取关。

  反观陌陌,虽入局小组功能不久,却做的有声有色。14年后半年,陌陌群组迅速增加至50万个,包括豆瓣小组用户在内的,原本聚集在PC互联网上的群组用户开始向陌陌迁移。

  从 1.0 版本的工具化产品,到 2.0 版本中主推“汇集一亿人的生活趣味”豆列,从 3.0 版本中旨在连接社区内用户社交的“小事”,再到 4.0 版本中化的内容。

  当年那个轻运营推广重用户自运营口口相传的豆瓣至产品半残废,移动化不成功,商业化又没谱的境地。

  “你对豆瓣的未来规划是什么?譬如用数字来描述?”刚透露豆瓣的估值约为几千万美元被反问。

  我对豆瓣的期望,不能用数字来描述。我希望它能促进文化产品的多元化发展。譬如,即便是很生涩的书,你也能在豆瓣找到同道中人,无论多匪夷所思的爱好,你也能在豆瓣小组中发现同好。”

  2004年,杨勃在一家物流创业公司辞职后,找朋友借钱创办名为“豆瓣胡同”的豆瓣网站,并约定:“1年后他们可以选择是让我还钱还是转换成公司的股票,而且他们可以把这笔钱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式换成股票”。他预估“用20万元人民币(大约合2.5万美元)差不多就可以做出一个雏形来”。

  杨勃拿下这笔“投资”时没有跟朋友签任何协议,“仗义”背后承担着极大风险。

  一直以来,豆瓣线都很清晰。“不希望过早与机构投资者合作,因为与资本的博弈中最容易迷失”要保障用户体验,跟风,就算减少收入,也要控制广告数量和内容。

  一位互联网投资人对羽化财经表示,杨勃对于资本的观念一方面可能有那个时代创业人面对还属于新鲜事物的“资本”的共性,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文人群体对待资本的特有心态。“知识对钱不不迎合是天性,在面对‘资本’这个庞然大物时,总担心他指手画脚,被其左右”。

  基于杨勃个人观念,豆瓣在互联网中错失很多与商业化接轨的机会,当不断传来质疑,阿北能沉住气,员工呢?投资者呢?在知识付费的冲击下,他们能豆瓣一直干净下去吗?

  显然不会。豆瓣许多成名大V转移战场,比如留一手、和菜头、安东尼、柏邦妮等转向微博,桃桃林林、木卫二、鱼、电影在内的影评人团队,转移微信号。

  影评人桃桃林林已经刻意减少在豆瓣的活动,把更多的精力转移到了微信号和微博上。他的豆瓣粉丝不足13万,而微信、微博粉丝分别早已过百万。

  坐拥众多粉丝、频繁出入各大电影节的桃桃林林很少再为一次有很多赞的影评而兴奋,也不再通过友邻进行社交。豆瓣对我来说,更像一个工具。

  豆瓣过度解读PC端优势,将移动端豆瓣整体为:豆瓣FM、豆瓣阅读、豆瓣笔记、豆瓣电影、豆瓣购书单、豆瓣音乐人、豆瓣小组、豆瓣同城、豆瓣线上活动、豆瓣等十几个垂直类产品。

  在细分领域风口顶峰,豆瓣一大堆的APP反而成了累赘。顾此失彼,难以发力,眼睁睁看着网易云音乐(与豆瓣音乐竞争)、陌陌(与豆瓣同城竞争)、猫眼(与豆瓣电影竞争)等竞品,原有领地。

  随着喜马拉雅、得到、果壳类能具有知识性、深度内容交互的产品的爆发,豆瓣彻底失去。

  从 2016 年 4.0 版本上线开始,豆瓣商业化动作频频,比如,豆瓣书店开始染指出版发行,豆瓣阅读增加影视改编业务。

  在影视繁荣期推出飞船影业,在O2O 火热时推出一拍一摄影平台,在音乐成为大势后,组建豆瓣音乐人,正值内容付费潮流,豆瓣就把精力瞄准豆瓣时间。

  2017年8月6日,豆瓣 CEO 阿北在一封题为《年中业务调整》的内部信里透露:豆瓣预期上市通道将重新放回境外。明确将发展不好的创收项目如一拍一、豆瓣东西、一刻和同城票务交易砍掉的动作。

  在七月底上线 版本中,以豆瓣时间、书店、市集为代表的商业化功能模块将取代老面孔,陆续被集合到主打个性化推荐的豆瓣中,至此,豆瓣将全力分发变现产品,大刀阔斧进行全面商业化运作。

  这意味杨勃即将面对更广范围的资本,用生意人的话讲,豆瓣想赚大钱了。但这钱要好不好赚,怎么赚?杨勃准备好全面拥抱资本了吗?这些,仍然是个谜。

  口味最类似的人却往往是陌”,他希望“豆瓣不针对任何特定的人群,力图包纳百味。无论高矮胖瘦,白雪巴人,豆瓣帮助你通过你喜爱的东西找到志同道合者,然后通过他们找到更多的好东西。”

  任何一个凝聚着高度文份认同感的小圈子经历大众化过程时,总会伴随着早先身份认同的失落。这种失落中,豆瓣大量老用户出走流失是正常的。

  但随着互联网变现渠道的兴盛,全民创业潮越加泛滥,豆瓣还能给用户提供什么价值呢?如今,获取内容的平台简直可以用泛滥来形容。用户凭什么选择豆瓣?

  在知识付费的浪潮下,凡有点有能力,碰上机会就不会再给人打工,小知识成为最敢放手一搏的弄潮儿。

  文艺小青年具备一定的社会阅历,知识储备,信息素养,说白了,要么太感性,要么太,自己玩自己的,什么都看不起,看起来优质其实特难伺候。

  当然。这不仅是豆瓣的难题,更是整个内容社区的共同局面。从美国的Twitter、Snapchat 到中国的微信、微博,都始终在用户与内容匹配,用户体验与商业之间平衡。

  喜马拉雅、得到、知乎live、千聊、小密圈、饭团、分答、小鹅通、问视……知识付费平台太多了,同行求新求变,阿北就算再挣扎,也只能委屈自己了,投资者,用户和广告商再难搞,也是有价值的,但如何挖掘价值,还得看阿北眼光。